彩库之家香港高手伦坛

正月初一已来到新年红包没抢到


更新时间:2022-01-30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这句多用在春节拜年时的笑语,在2017年春节有了新玩法:一甩过去“讨”红包的羞涩扭捏,继续进入全民“抢”红包模式,十足的“火药味”和趣味性不仅使这项传统延续了生命力,也令红包持续爆红。

  和过去三年一样,今年的除夕夜也是个被红包覆盖的夜晚。不同之处在于,去年的两个重要玩家百度和微信,双双退出了红包大战,只有支付宝还是兢兢业业地发红包。还有微信的兄弟QQ接过了防守支付宝的大旗,成为了新入局者。

  支付宝2017年春节红包的第一弹“AR实景红包”上线,藏红包、找红包、红包地图……红包又被玩出新花样。而QQ红包可不是摇一摇摇到断手、咻一咻咻到绝望那种,它可进化得复杂多了。QQ红包春节期间派发了2.5亿现金红包和价值30亿的卡券礼包。

  本宝宝表示,这么多红包,这么多钱,都被谁领了?啊!为什么我没有抢到呢?为什么呢?!

  网络红包是现代科技与传统习俗的结合,用快速、新鲜、刺激的玩法,吸引了万千公众的参与。从最开始的红绳穿线,红纸包钱,到现在的电子红包,红包习俗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流传下来。国外媒体和民众连声惊叹,令他们难以理解和想象的是,中国人竟然在手机互联网上大张旗鼓地公开“抢钱发钱”,这在他们的文化中简直是不可思议。

  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的行为科学与经济学教授理查德·塞勒在1985年曾进行过一项研究,他提出一个经济心理学中十分热门的概念:心理账户。

  每个人的头脑中都有很多的心理账户,人们会把不同的收入和支出列入到不同的账户内,而不是像我们平时会计账户那样统筹管理所有的收支。50元的现金和50元的电影票,分别属于不同的心理账户,他们在心理上没有叠加效应,所以如果丢了现金并不影响我们继续看电影;而丢了电影票然后再花一次钱再买一张电影票是属于同一个心理账户,他们是有叠加效应的,这个感觉就变成了“花100元看一场电影太不值得了吧!”我们则会放弃看电影。

  因此,不同的收支在头脑中是分开储存的,这意味着心理账户是存在的。从经济学讲,每一元钱是可以互相替代的,不管从何而来,它的效用都是一样的,就是我们总财富增加了一元。但是不同心理账户之间的一元钱是不可替代的。这就很容易解释为什么地上有一元钱都不捡的我们却十分热衷于抢网上的几分钱!

  我们每个人都设立了一个专门用来抢红包的心理账户。在我们传统的认知中,上网都是花钱的,如果可以从这个上面赚点钱太不容易了,所以当我们的电子钱包里收入了10块钱,一定是一笔巨款了!

  心理账户的钱不讲究绝对值。由于我们对网络的认识,赋予了电子账户一个较高的心理价值。我们每天有很多时间花在抢红包上甚至有人设置闹铃提醒自己抢红包,一天下来最多收获二三十元。

  微信红包设计上用抽象的方形、圆形概括红包形态,特定的比例和颜色,一看就可以识别出“微信红包”。而不同红包类型形态统一,也强化对微信红包的品牌认知。从黄色的聊天气泡开始就给你一种非常强烈的暗示,这个是带钱的。当你点开那个铜钱样式的“开关”,它的旋转产生了强烈的惊喜感和期待感。

  微信红包设计了拼运气抢红包的使用场景,赋予红包产品游戏性质:准备抢的那一刻,用户抱着对好运气的渴望,状态几近疯狂;在抢的过程中,哪怕总额很小的红包,用户还是抱着很大的期望拿个头彩,玩得不亦乐乎。我们乐此不疲,就是因为我们满怀期待,满怀惊喜,就是因为电子账户的心理价值远远大于工作的收入账户,网络上的1元甚至比工作收入的10元要更“值钱”一些。

  当然,从心理成本角度看,抢红包的付出成本很小,却有以小搏大的可能性,只要戳一戳屏幕,不付出一分钱就可能抢到钱。这就很容易激活人们原始的动机,引发从众行为,其中也不乏不劳而获的想法在作怪。

  人类千万年进化形成的群居性和社交的需要,也在网络时代被搬上社交软件。抢红包看似是钱的动态分布,但实际上这是一种强行的社交行为,也是春节期间促进人与人之间情感联系的传统活动,更是一种寻求人际联结的方式。一抢一送之间,说明人们在社交群体中需要存在感,以及渴望交流的内心愿望。

  以前我们的祝福都是用文字或者图片,现在变成了花钱,两者比较,红包更具有仪式感,而这种仪式感实际上就是关于社交的一种认证,验证的就是你来我往的关系。这种认证是让双方都产生愉悦的,收红包的人得到实惠而高兴,发红包的人获得了被人感激后的成就感和价值感。这一行为让双方同时确认:我们之间是有联结的,我们的互动是真实的。如此下去这样的行为就证明了:我不孤独。

  在春节期间,我们点开一个红包,就会瞬间感受到一种久违了的节日喜庆感,这种感觉要比放几箱子礼花要来的方便快捷,简单粗暴的多!因为抢到红包点燃的是我们心里原本隐藏着对存在感的渴望。红包作为一个情感纽带,让平时联系不够紧密的亲朋好友都参与其中,不仅仅是看别人玩,更是和别人一起玩,就像一个感情导火线,一旦点燃,瞬间迸发。

  由于红包发放者的身份并无限制,人人皆可,金额随意,完全自由掌控,在整个过程中彰显出互惠互利的平等,积极,友善的人际互动关系。当人们习惯了手机红包的发送方式后,在自己加入的群组中,开始较为频繁的发送红包,其目的虽出于多种考量,但这种小钱的发放,却可起到聚集群组人气,强化自我形象,提升群组活力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参与者因这样的互动互联,情感需求得到了满足,社交互动得到维系,收获的不仅仅是金钱,更多的是人际互动中最需要的那个部分,就是被关注、被接纳、被认同、被赞许。

  说到底,收发红包是个博弈。参与者想要回报率高,就得在群里形成“你发我发大家发”的风气,从心理学上说,主要靠三点:其一,社群长久存在,相信自己未来还要和这群人打很多交道的人,付出的动力就更强;其二,有人以身作则,随大溜是人之本性,发放红包的人越是多,带动参与进来的人也越多;其三,坚持公平诚信,如果有人明显在“搭便车占便宜”,比如抢完红包后退群,群内的后续热情就会受到重大打击。

  新年红包没有抢到多少钱,感觉自己“赌”输了!抢红包也可以说是人性贪婪的表现,是一种赌博心理,人人有玩心,人人都会有“赌”性,抢红包逼出了大家的“狼性”,人们面对游戏、金钱刺激时难以抑制的兴奋与无尽的欲望。这场“小赌怡情”的游戏中,红包远远超越其本意,它的价值早已超越了它本身所带有的金钱,因为红包,我们发出的祝福再也不会虚弱无力了;因为红包,我们也不需要太多的开头铺垫就会引人关注;因为红包,我们再也不会因为不发言而被群主移除该群。这就是我们的存在感,这就是新年带给我们的刺激,这就是红包带给我们的心理奖赏。

Power by DedeCms